南榆

……

【全职 卢刘卢】闹剧

爹哭了。

瑶期:

昨晚补着伊风乱枫大大的灰色视野看到小别和小卢那段悲从中来产生的脑洞


全职属于蝴蝶蓝,我什么都没有


 


 


 


01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想不起来了......管他呢,谁又知道!


    刘小别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戴上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又把兜帽拉得更前一点在脸上落下更加深重的阴影。


    身边的人们行色匆匆,城市的灯火极尽繁华,他却在城市的角落靠着那点记忆苟延残喘。


    也许是在网游里被拉着PK的时候,也许是在比赛中相遇被一遍遍叫着“刘小别前辈”的时候,也许是通道里相遇少年猛地扑过来抱住自己蹭来蹭去的时候......反正不管是什么时候,刘小别喜欢上了卢瀚文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它像一个烙印一样刻在刘小别脸上,告诉别人,嘿,这个人喜欢上了一个孩子,真是禽兽啊。但可笑的是他是在失去卢瀚文之后才意识到的。


    蓝与绿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一种奇异的青蓝色,又在岁月中泛出微漠的白。


    最后只剩下少年神色璀璨,唇角的弧度张扬而肆意,带着年轻的气息,明媚耀眼如太阳一般。那是十四岁的卢瀚文。


    记得那时他总是冷淡的拨开黏在自己身旁的卢瀚文,说着“烦人的小鬼,走开。”又在看到卢瀚文黯淡下来的面容后忍不住转身拉起他的手。


    “刘小别前辈,你真好。”


    “刘小别前辈,我们来PK吧。”


    ......


    “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


    怎么又想起来了?刘小别慌乱的低下头快步奔跑起来,眼前却浮现出那一天少年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样子。


    02


    那是一次常规赛结束,卢瀚文在选手通道里拦住他,说,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他还记得当时少年的眼睛亮得逼人,如同夜空中的星子一样夺目。


    那段时间微草的老队员都退的七七八八,连一直以来的队长王杰希也退役把位子传给了高英杰。微草的成绩下滑的厉害,他作为副队长要帮助高英杰整理队伍设计战术,每天焦头烂额,连带着心情也糟了很多。


    当时他是什么反应来着?哦,对了。


    他说,真的吗?卢瀚文我也喜欢你真的好巧。没有注意到少年眼底细小的开心,他轻蔑地笑了笑接着说下去,怎么可能?拜托小鬼,我们都是男生。我现在时间很紧以后不要拿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了好吗?


    刚接到经理的电话说高英杰被几个记者堵住了,于是刘小别没有看到少年的表情,径直离开。


    03


    下一次蓝雨对微草的常规赛是微草主场,刘小别带着微草队员迎接蓝雨战队,却没有看到卢瀚文。


    刘小别有点奇怪,却发现黄少天看着他的目光冷锐的如同淬了火的刀剑,他骂,刘小别,你真他妈混蛋!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制止了他,但喻文州看向刘小别的目光也冷得凝了冰。刘小别的疑问就在那样冰冷的目光中吞了回去。


    那一次团队赛,黄少天一反常态的抛弃了机会主义的打法,扛着攻击强杀了刘小别的飞刀剑下场。那一场蓝雨全队都强硬的可怕,就像是第十赛季里苏沐橙强杀刘皓的暗无天日一样。


    直到那一赛季结束,卢瀚文都再没在赛场上出现过,蓝雨俱乐部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不久,传出黄少天状态下滑退役的消息,喻文州也退下来做了副队,卢瀚文被迫走到队伍的最前方接过蓝雨的旗帜。


    刘小别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屏幕里在发布会上一身西装笑得无懈可击的青年,心底泛出泡沫一样绵软的苦涩。


    04


    再次见到卢瀚文是下个赛季。


    卢瀚文站在他面前,蓝雨的队服被青年撑起冷硬的弧度,刘小别需要微微抬头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他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跟在他身后吵着PK的少年已经成长为需要他仰视的青年了。


    卢瀚文笑得完美,声音却是极冷硬的。


    刘副队,你好,新赛季还请多多指教。


    他喊“刘副队”,而不是“刘小别前辈”,字字分明,直切到刘小别心底最柔软的角落,那里的苦涩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翻滚着变成一汪晶莹的小湖。


    他扯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伸出一只手,当然,也请卢队多多指教。


    卢瀚文没有和他握手,刘小别尴尬地笑笑,带着微草的队员们入场。


    整整一个赛季,刘小别的状态不断下滑,从团队首发沦落到第六人,再沦落到替补,终于他跟高英杰说,英杰,我还是退役吧,给战队留个位子换训练营的孩子上位吧。


    又是铺天盖地的微草副队长退休的新闻。


    刘小别坐在场边看了蓝雨的每一场比赛,他看着卢瀚文越飞越高,越来越耀眼夺目,带领蓝雨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刘小别的心里一抽一抽的疼,毕竟是他先放弃的不是么。


    05


    “An empty street, an empty house......”手机嗡嗡的震动,男歌手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是Westlife的my love,他给那个人设的铃声。


    “喂......瀚文?”这么多年来,这是卢瀚文打给他的第一个电话。刘小别死死的抓着手机,心脏在胸腔中剧烈跳动,不受控制的狂喜,他紧张地挤出几个字,声音干涩。


    “是我,刘小别前辈,”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我要结婚了,希望前辈可以来参加......”


    卢瀚文后面说了什么刘小别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应着。


    挂了电话恍惚着回家,刘小别把自己扔进浴缸的热水中试图忘记,他宁愿自己没有听清,这样就有理由不去了,可那颗疯狂喜悦的心脏即使在死寂中也违背着主人的意愿,忠实地记录下每一个字并把它们刻印在刘小别的记忆里。


    卢瀚文发出的每一个音刘小别都能完美的模仿,他甚至能够想象到电话那边男人的神色,想必是温柔的,因为想到未婚妻而喜悦,眉梢微微上扬,双眼弯成柔和的弧度,褐色的瞳仁里盛满了对另一个人的眷念和爱慕......


    刘小别把头扎到水下。


    06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白茫茫,一忽儿又好像是海一般深邃宁静的暗蓝,他不知道自己哭了还是笑了,他张开嘴想要嘶吼,却呛进一大口水,他拼命地咳,咳得撕心裂肺却什么也听不到,水中慢慢漂起一丝丝红色,转眼又消失。


    热度渐渐消退,不知是水温还是体温。


    就这样吧,刘小别放松身体躺在浴缸底部,看着头顶的水纹无声微笑,感受着氧气被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深处压榨。


    睡吧,睡了就好了。


    在窒息产生的幻觉中他好像听到有人低低絮语。


    小别前辈......


    小卢,我陪你PK好不好......


    07


    刘小别还是被救起来了。


    高英杰前来拜访自己曾经的副队,他拿着钥匙打开门——微草的队员们都有彼此的钥匙——却发现家里的水漫了一地,浴室里的花洒还在出水,刘小别穿着连帽衫戴着大大的耳机躺在水底,面色平静而安宁,像是在做一个美丽的梦。高英杰慌忙打了120,把刘小别拉出来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刘小别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听着高英杰一脸后怕絮絮地念叨,空气中充斥着福尔马林刺鼻的气味,有什么在身体里奔涌,眼前模糊一片,刘小别忽然觉得头有点晕。


    瀚文......


    刘小别抓住高英杰的手低低呢喃,语气温柔,带着说不出的苦涩和黯然,眼神却是涣散的。


    瀚文,是我不好......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低哑的嗓音在空旷的病房里回荡。


    高英杰听着眼中酸涩,险些落下泪来,突然开始埋怨起卢瀚文了。他也接到了卢瀚文结婚的邀请,想必刘小别也收到了邀请才会一时想不开而轻生。


    自杀的后遗症汹涌澎湃,他当时咳得太厉害,还有肺炎的并发症。刘小别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一个月才康复,办出院手续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来迎接的微草的队员们险些认不出来这是当年那个敢于向黄少天发出挑战的人——他太憔悴了,胡子拉碴眼窝深陷,面色苍白如纸,身子单薄得仿佛一吹就倒。


    到底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孩子,王杰希看着这样的刘小别红了眼睛。高英杰也红着眼睛劝刘小别在家好好休息,可刘小别执意要去参加卢瀚文的婚礼。


    这辈子,我如果能够和他一起坐在结婚的礼堂里,也可以了啊......


    08


    婚礼那天,刘小别难得穿了身西装,GIANFRAN COFERRE ,卢瀚文最喜欢的牌子,没有耳机,没有连帽衫,所有的情绪都被暴露在阳光下。


    刘小别局促的站在宴会厅门口低着头,略长的发丝落下来遮住微微颤动的睫毛,退役后依然保养得当的手指紧紧地捏着一个封红。


    “小别前辈?”卢瀚文拉着未婚妻的手走到刘小别面前站定,时光把当初那个年轻气盛的少年打磨成眉眼温润的青年。


    “瀚文。”刘小别有些慌乱地抬起头,把封红塞到卢瀚文的手里。


    “你的未婚妻很漂亮。”


    是的,那个女人俊眼修眉,容颜如画,挽着卢瀚文的手臂笑得温婉动人,男的帅女的美。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卢瀚文,联盟里除了叶修经历最传奇的蓝雨四代队长卢瀚文。


    “祝你们婚姻幸福,”


    怎么可能......


    “家庭美满,”


    快离婚吧,放弃这个女人。


    “早生贵子,”


    不要和别人留下血脉的延续好吗?


    “白头偕老。”


    去死吧,那个女人。


    刘小别带着恰当的笑意和祝福说完这些话,两个人开始闲聊。卢瀚文恰到好处的表示了对刘小别身体的关心,刘小别也得体的表示了感谢。


    最后,刘小别踌躇着说:“那个......当年对不起。”


    09


    “怎么会呢,都过去这么久了。当年是我年纪小不懂事,让小别前辈困扰了,真是不好意思。现在我已经找到我最爱的人了,我和阿容就要结婚了,也请小别前辈不要把当初的闹剧放在心上了。”卢瀚文笑着把秦应容揽在怀里,鼻尖亲昵的触碰着她的额头,眼中的光彩温柔得令人心惊。


    “是啊,阿文经常提起您呢,说你从前对他照顾有加,应容在这里谢谢小别前辈照顾阿文了。”秦应容温顺的靠在卢瀚文的怀里羞涩的抬眸,双颊绯红,语气温柔。


    “哦,哦,好的......那就不打扰了,再见。”刘小别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静的回答了两人,带着恰到好处的安心。


    他平静地走进宴会厅,找到联盟选手聚集的地方坐下,一路上和相熟的选手说笑着,没有人看出他的不妥。


    刘小别觉得自己可以去捧个小金人回来。明明那么悲哀,少年时深刻入骨的爱恋被另一个人一句“闹剧”轻描淡写的带过,他清楚地知道,那些让自己苟延残喘的记忆在这一刻化作剔透的玻璃,纷纷扬扬碎了一地,他赤着脚走在上面,一路鲜血淋漓。


    他觉得自己应该愤怒,应该大叫,应该歇斯底里地闹起来,去揪住卢瀚文的领子质问他,跑到台上把他们的过往公之于众让那个女人无地自容......


    可是他没有,他平静地参加完婚礼,平静的回到家,平静地把所有与荣耀有关的东西都收拾出来,堆成一座小山,再一把火烧了。


    赤红色的火焰妖娆地舞动着,吞噬着刘小别付出了整个青春年华的梦想和爱情,空气中流淌着塑料燃烧的焦糊气味和噼啪声,刘小别平静而漠然的脸在火焰后扭曲着。


    或许是心脏已经痛到麻木,或许是爱得太深,又或许是心底的愧疚作祟,他宁愿自己遍体鳞伤也不愿再伤害卢瀚文一丝一毫,因为在记忆里他永远是那个笑得灿烂的十四岁少年。


    微草的刘小别前辈,我们来PK吧!


    小鬼,这次你赢了......


    10


    好多年后的下午,高英杰在街上偶遇购物回来提着大包小包的刘小别。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各自诉说着这些年的生活。


    两个人都结婚了。


    刘小别有个女儿,妻子生女儿的时候难产死了,这些年刘小别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现在女儿嫁人了,女婿很孝顺,也很合他的胃口,两人已经生了一个儿子了,现在上初中,成绩不错,最近女儿又怀了一胎,快要生了,家庭很幸福。


    高英杰的妻子给他生了对龙凤胎,女儿嫁到了德国,和女婿有三个孩子,儿子也结了婚,和女方的父母住在一起,儿媳刚刚怀上孩子,他们希望是个男孩,高英杰的妻子和他厮守到现在,最近女儿打算接他们去德国,两个人正在考虑。


    谈到最后,高英杰犹豫着问,小别,你真的放下了吗?


    刘小别怔了怔,指指旁边满满当当的袋子向高英杰示意,喏,看到没,英杰?这些都是给我女儿买的咧,我都有了一个孙儿了,马上第二个孙儿也要出生了,你说我还有啥放不下的?毕竟没有什么爱情是可以一辈子的......


    高英杰窥着刘小别的脸色不似作假,也就放下心来,两人道别,刘小别留在原地望着高英杰越走越远的背影又想起他的话,你真的放下了吗?


    刘小别自嘲的笑了笑,又在长椅上坐下,看着广场中央的喷泉旁有小孩子嬉戏玩耍。暮色四合,深暗的藏蓝色一点点染遍天幕,璀璨的星子点缀其上,周围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对着手机嬉笑怒骂,霓虹灯闪烁着妆点起城市的夜晚。


    女婿的电话打进来,担心地问老人是否路上出了什么麻烦,要不要去接。刘小别笑着骂他,得了,你赶紧去守着你媳妇儿吧,我还等着再抱个大孙子呢!老头子我遇上故友啦,别担心,马上回......


    女婿笑嘻嘻地应了,哎,爸你慢走啊,媳妇儿精神着呢,正和老大玩儿,老大吵着要弟弟快出来呢。女儿和孙子笑闹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楚地传来,“嘟——嘟——”电话里传来阵阵忙音,刘小别无奈的笑着把电话放回口袋,起身向车站走去。


    是啊,有什么放不下的呢?都是年少时的闹剧了。